2019一头一尾中特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西藏和平解放——我有幸參與完成這一光榮使命

胡金安 發布時間:2019-05-23 17:4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為了實現祖國大陸的完整統一,中國人民解放軍奉毛主席命令分四路進軍西藏。東路為主力從四川,北路從青海、西路從新疆、南路從云南,“多路向心”向西藏挺進。東路主力又分南北兩路,北路是十八軍五十二師走甘孜;南路是五十三師走巴塘。

  走南路的先遣團是一五七團,這個團在豫皖蘇地區是赫赫有名的蘇區三十團。當時在蘇區流傳著這樣一句順口溜:“參加三十團,活不了半年?!笨杉飧鐾攀嵌嗝吹馗掖蚋移?,敢打硬仗的英雄團。我有幸就在這個團的一營二連小炮班任小炮手,這次進藏承擔著先遣連的任務。我內心無形中產生了無比的自豪感,也暗下決心,要向老兵學習,好好干!沒說的!

  我們連到巴塘時,聽說老百姓要列隊歡迎我們,連長命令停止前進,就地整理行裝、軍容,要求大家一定要打起精神,并讓我帶領大家唱“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在歌聲中出發,大家情緒高漲,忘卻了長途行軍疲勞,雄赳赳地前進。

  歡迎隊伍排在前面的是喇嘛,他們吹著嗩吶、寺廟的長筒銅號,敲著大鼓,搖著手鈴,好不熱鬧?;隊娜褐謔種聰駛ㄐ爍卟閃業匾《?,嘴里還不停地喊著“歡迎!”“歡迎!”原來這里的群眾多少都會說幾句漢語。

  進藏以來,連隊受到這么高規格的禮遇還是第一次,大家非常高興。后來才知道是巴塘地下黨的同志精心準備的。聽說巴塘地下黨只有一個黨員——平措旺杰(2014年在北京逝世,享年93歲),還有一個預備黨員羅布。這里工作開展得不錯,有一個外圍組織,聽說是叫作“東藏民青”?;褂幸桓齦九匣?,我們到駐地剛住下,她們就來要給我們洗衣服,被我們婉言謝絕了,等第二天我們出操的空隙時間,她們跑到我們的宿舍把我們藏著的衣服翻出來,拿去洗得干干凈凈的,疊得整整齊齊的送來,同志們很受感動。

  東藏民青的同志們第二天組織了一個聯歡會,巴塘的老百姓也來了不少。聯歡會上,演唱了《山那邊好地方》《抽壯丁》《黃河大合唱之張老三對唱》等等,還演出了藏戲《卓娃桑姆》。我們的連隊也演唱了一些革命歌曲,聯歡會開得熱烈歡快,增進了軍民之間的友誼。

  在聯歡會上,團首長著重講解了我們這次奉毛主席的命令進軍西藏的偉大意義:鞏固祖國西南邊防,驅逐帝國主義勢力出西藏,完成祖國大陸的解放統一大業,解救藏族同胞于水深火熱之中。講解迎來一片熱烈的掌聲?;菇檣芰酥泄嗣窠夥啪僑嗣竦淖擁鼙?,是為人民服務的軍隊,有鋼鐵般的組織紀律,與勞動人民是魚和水的關系,決不允許侵害群眾利益,又是一片熱烈的鼓掌。

  在巴塘駐軍期間,我們幫群眾背水,打掃衛生,參加群眾的田間勞動,深受群眾歡迎。聽連領導講,當我們團首長得知當年紅軍路過巴塘時,借了當地群眾不少糧食,直到我們到時他們還把借條保存著,就急忙組織人員及時找到這些群眾,當面向他們表示感謝,同時拿出部隊的糧食按比例歸還,開始群眾還不想收,我們一再表示誠意和感謝之情后,群眾非常感動,翹起大拇指說:“共產黨、解放軍牙莫!牙莫!”(解放軍好的意思)。這件事情在群眾中產生了很大反響,不少青年積極報名要求參加解放軍。

  在此期間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理塘的毛 丫土司借故不愿意給我們運輸糧食,而且挑動不明真相的群眾把他們的牦牛趕到我們后勤運輸隊的牦牛群里,一聲吆喝,連同我們的牦牛一塊趕走,我們的同志一點辦法也沒有。因此造成部隊糧食供應不上,部隊吃不上飯,只好用買來的牦牛殺了吃肉,加上自種的青菜來解決糧食不足的問題。有一名紅軍路過理塘時生病不能繼續前進,留在群眾家中?;て鵠?,后來也就在理塘安了家,他聽說土司不愿意為解放軍搞運輸,就主動出來做群眾工作,動員他們幫助我們運輸物資,解決了我們的燃眉之急。

  一天半夜,大家睡得正香的時候,隱隱約約聽到“隆隆”的聲音,疑是炮聲,連里緊急集合,連夜急行軍趕往竹巴隆前哨,等我們到了目的地時,金沙江對岸的藏軍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動靜,可“隆隆”的聲音依然在響,就好像大石頭從山上滾下來一樣。等靜下來才發現,一場虛驚,后來才聽說是康定發生了大地震,倒塌了不少房屋,也有很多人遇難。

  中秋節過后,竹巴隆前哨部隊與藏軍交上火了,我們連接到命令全連集合,要求輕裝,全副武裝只帶一件大衣,其它什么也不帶。連夜急行軍趕往竹巴隆上游金沙江邊,暫停前進等待命令,各自就地休息,我在一個大石頭后面剛要睡覺,前面傳來傳話,準備渡江。就在這時,一聲巨響,我前后左右都有人負傷,我在大石頭后面幸免中彈。原來是我們的四排長,起來得太猛,不小心他的皮大衣的毛掛掉了馬尾手榴彈的保險絲,手榴彈掉在地上爆了,排長的半個身子都中了彈片,血流一地,連里急忙命衛生員替他包扎,并派人將排長送回后方。部隊按計劃渡江,我們按序登上橡皮筏順江漂流而下,大家齊心用手劃水。金沙江湍急,橡皮船一會兒被沖到浪尖,一會兒又落到浪谷,在大家的奮力下終于靠岸。隊伍一到齊就連夜趕路,一定要趕在竹巴隆回營報信人的前面,幾乎是跑步前行,沒有一個掉隊,騎馬要一天多的路,我們一夜就趕到了寧靜藏軍九代本的營地,沒有停頓,不顧疲勞繼續繞道爬到藏軍營地背后的山上,這時東方已經發白。天亮了,藏軍起床準備出操,發覺不對頭,慌亂一團,原來是后續部隊已經把藏軍軍營團團圍住,我們部隊便開始向他們喊話,讓他們舉手投降。不一會兒藏軍軍營里打出了白旗,表示愿意投降。當時前去談判的是一五七團宣傳股長張克宇同志,英語翻譯是鐘再新同志。藏軍九代本(團長)德格色表示愿意投降起義。受降起義儀式后,我們連接到命令,不休息,繼續向昌都挺進,切斷昌都藏軍的后路,配合五十二師攻打昌都,等我們抵達邦達草原時,前方傳來消息,昌都戰役已經結束,噶倫阿沛?阿旺晉美起義,逮捕了一名英國特務福特,還繳獲了一部電臺。

  祖國大陸最后的一場戰役就這樣順利地結束了,進軍西藏的大門已被我們打開了。

  西藏地方政府見大勢已去,便派出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席談判代表的和談代表團,赴京和談。一九五一年五月二十三日,與中央人民政府簽訂了《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宣告西藏和平解放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以勝利的姿態挺進了拉薩,祖國的西藏國防從此得到了鞏固,西藏人民開始了新生活。藏族人民歡欣鼓舞,深情地歌唱:“毛主席的光輝,照到了雪山上,從此藏族人民,有了幸福的生活。萬歲!萬歲!毛主席,萬歲!萬歲!共產黨!”(中國西藏網 文/胡金安)

(責編: 央卓)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